SPACE SCHOOL

Houston Association for Space and Science Education.
HASSE x NNASA

【精選轉載】NASA的雙胞胎研究證實:太空旅行會影響基因表達

在 Scott 出發到太空之前,他和兄弟Mark提供了很多生物樣本用於研究,通過對比,NASA發現他們的身體狀況已經產生一些差異。

(圖 / 極客公園)

  所有上過太空的宇航員中,Mark Kelly和Scott Kelly是比較特殊的兩位。他們是一對雙胞胎,2015年3月Scott被送往太空,在國際太空站連續生活了340天,而2011年就已經退休的Mark則停留在地球,透過對比兩個雙胞胎在這段時期的身體變化,NASA想瞭解長期在太空生活是否會影響我們的身體狀況。



成千上萬的基因在變化,就像煙花在爆炸



  NASA的雙胞胎研究近期有了初步進展,結果顯示,太空旅行對太空人的基因表達有著巨大影響。首席研究員Chris Mason是這麼描述的:「人體進入太空後,我們看到了成千上萬的基因在變化,它們會改變開啟和關閉的狀態,就像煙花在爆炸一樣。返回地球後,有些變化還會短暫持續一段時間。」



(圖 / 極客公園)



  具體來說,研究人員發現DNA甲基化的情況在增加,這是DNA修飾的一種形式,能在不改變DNA序列的前提下,改變遺傳表現。



雙胞胎研究對未來的太空旅行有重要的參考意義



  之所以要用雙胞胎做實驗,是因為Mark Kelly和Scott Kelly是同卵雙胞胎,他們的DNA圖譜幾乎完全相同。在Scott出發到太空之前,在空間站生活之時和返回地球之後,他和兄弟Mark都提供了很多生物樣本,如毛髮、血液、唾液等用於研究,透過對比,NASA發現他們的身體狀況已經產生一些差異。

  最明顯的就是Scott從太空回來後,身高贈加了2英寸。這得益於國際太空站的微重力環境,人的脊椎可以在重力較小的情況下伸長,不過一旦回到地球身高就會恢復正常。太空旅行還給太空人帶來了一些負面的身體變化,包括肌肉萎縮、骨密度降低和視覺惡化。太空人在太空站中進行的一些體力鍛煉,就是在抵抗這些變化。

  比起曇花一現的身高增長,研究人員更感興趣的是基因的變化。Scott返回地球時,研究人員發現,位於他染色體末端的端粒變得比Mark長得多,不過一段時間後又恢復了之前的長度。



左Mark Kelly,右Scott Kelly



  NASA進行的雙胞胎研究拓寬了人類生物學的界限,同時對於未來太空旅行的風險預估和提前防護具有重要的參考意義。在將人類送上遙遠的火星之前,Mark Kelly和Scott Kelly的經驗對於我們來說是十分寶貴的財富。雙胞胎研究的最終結果預計將在2018年發表。



 



 



原文摘自於 數位時代 NASA的雙胞胎研究證實:太空旅行會影響基因表達 2017年11月01日

其他相關文章

  • 月球年齡推算出來了 只比太陽系年輕6千萬年

    雖然月球就在地球旁邊打轉,太空人也登門拜訪多次了,我們仍然對這位芳鄰所知甚少,甚至不知道她的年齡。然而,最近科學家憑著40年前「阿波羅14號」太空人登月帶回來的岩石與土壤,終於測出月球的年齡。

  • HASSE學員挑戰任務:建造火星重要棲息地

    HASSE學員所面對的挑戰不僅僅只是將人類送上火星,還要在安全的地球之外,取得氧氣、水和食物等資源,建造永久的火星棲息地 (Mars habitat)!

  • 科學家推行星新定義,冥王星等 110 個太陽系天體或可被列為...

      科學家從天體的物理本質來定義「何為行星」,如果這項建議通過,那麼不僅冥王星將翻盤,還有穀神星等其他矮行星、甚至凱倫(Charon,冥衛一)和我們月球在內約 110 個太陽系天體將會被列入行星家族,或者說,幾乎所有太陽系中比恆星小的「圓形」天體都會被列為行星。

到網頁最上方